您当前位置:主页 > 玄机图 >

玄机图Class teacher

求文 《逃出生天》 容子行行 全文+番外

2019-09-08  admin  阅读: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知道合伙人文学行家采纳数:22784获赞数:95146喜欢看小说,也喜欢分享好的小说向TA提问展开全部纪泽跟同事们打了招呼准备撤退回家,按部就班的工作虽然没有同陆枭在一起那样惊心动魄,那个时候,这一秒俩人在一起平平静静却带着温馨地吃饭,心下却想着下一秒会不会直接被陆枭一枪击毙。也许今天是可以坐在一起喝汤畅聊的朋友,明天就要用枪互相指着对方的脑袋。

  然后,是身份暴露之后的逃亡,一路上只有他们俩人,暂时抛弃身份的对立,从未有过的亲密无间。然而谁都知道,那只是偷来的浮生时光。

  纪泽手里拿着自己的警帽,站在警局门口犹豫了下,到底是往左走呢,还是往后走。往左走,坐两站公交他就可以回家吃饭,往右走……下班之前的十分钟,他接到某人的电话,问他愿不愿意晚上过去一起吃饭,煮了他喜欢的菜。

  纪泽当时毫不犹豫地说出口,“不行,我妹妹去学校了,我妈最近就盯着我一个人,我——”

  话还没说完就被那个语气听起来很温和其实性格很霸道的某人打断,“是么,纪泽,可我孤身一人,你要是敢不来的话,我一定一定会很伤心。”

  纪泽被他咽了下,那句直接了当的“我不去了”就这么被他吞回了肚子里,软化了下小声说了句,“最近太经常出去吃饭了,我爸妈都破有微词……”

  陆枭嗤笑道,这家伙,多大了,怎么还跟个在上学的高中生似的,怎么感觉像是被被父母时时监督不能早恋。

  “……我先挂了,上班呢。”纪泽当时只好用工作的借口很是无语地挂掉了电话,大部分时候,他都争不过陆枭。心下叹息,陆枭这人说得轻巧,我恋爱了,跟一个原来走私贩毒的黑道分子?

  真要这样的话,用陈思齐的话来说就是——“哥,你牛逼大发了!太勇敢了,小女子佩服得五体投地!”

  那天陆枭突然地在他跟陈思齐吃饭,其实是陈思齐暗度陈仓想要帮他相亲的约会上出现,着实让他吓了一大跳,比偶然间遇到陈实的时候还要惊讶。惊讶之后,却是心倒是坦然了起来。自从回家之后,茫茫然不知所措,不知道前方目标是什么的纪泽,终于在陆枭身上找到了答案。

  以前,他认可的,养父母期许的生活轨迹是这样的——一读书,长大,安安稳稳地工作,踏踏实实地找个好女孩结婚生子,成家立业。纪泽也以为,这条轨迹虽然摸不见看不着但是一直在指引着自己这么走下去。即使是为了完成卧底工作,遇见陆枭,轨迹出现转折,也同样只是走了岔路,他还是会回到原来的轨迹上。

  有时候,感情的力量是强大到你无法控制的。纪泽纠结地拿着自己的帽子,踟蹰了下,终于迈开他的脚往左边的车站走去。可没走几步又停了下来,自嘲似的“唉”了一声,帽子一扣,转身又朝右边走去。只是心想,回家肯定又要承受陈妈妈的家庭教育了,只恨陈思齐上学去了,没有人同自己分担一下。

  果然,只是打个电话回家说不回家吃饭了,纪泽就遭到了陈妈妈长吁短叹的教育,而后还很严肃地问他是不是出去约会,他能做的当然是连连否认。

  去陆枭家的路上又接到了陈思齐电话,一摁接听键,他妹妹的声音就跟撒了一地的豆子似的地蹦出来,“哥哥哥哥,我又接到老妈电话了,你是不是又出去会情人啊?那个黑帮老大是不是,哎不是我说你啊,老妈最近查得很严哟,你小心点哟,一直问我你是不是交女朋友了,你看我多忠臣,顶住压力,排除万难对你保守秘密!”

  电话那头的陈思齐厚脸皮一红,抗议道,“这那叫收买啊!应该的,绝对是应该的,你就我一个妹妹,陆枭就是要对我好点!否则,我可不认他这个男嫂子!”

  那天在餐厅,陈思齐这丫头就看出了不对劲,后来,陆枭微笑着请两位女生离开,说是跟她哥哥有重要的事情,想要单独谈一下。虽然她很想很想留下来,但是,奈何,陆枭的气场过于强大,不是她撒泼耍赖可以撼动的。

  只是当天晚上回来,陈思齐没想到自己轻易一问,她哥哥就承认了。然后,某个姓陆的跟着她和她哥哥约会出去玩,多次进行收买人心的活动。咳咳,陈思齐坚决不承认自己是被陆枭的风度以及,那些小恩小惠收买了。

  纪泽想到要是陆枭知道在陈思齐眼里就是个“男嫂子”,他的脸一定会黑一下,“咳,好吧好吧,你说的都对都对。”

  “对了对了,哥哥,你,你们今天晚上有什么活动么?”陈思齐磨蹭了半天憋出一句话。

  还有谁比她老哥的脑子更呆的么,陈思齐无语道,“就是就是——唉,我说你们到底谁再上面啊,哥啊,我说,你可不能被压一辈子啊……”

  陆枭的脸还没黑,自己的脸先黑了,纪泽淡定地挂了电话,有时候,真拿自己的这个妹妹没法子。

  陆枭用猫粮泡了奶粉招呼贝壳过来,黑到油光水滑的猫咪微微眯了眯墨绿色的眼睛,“喵——”地伸了个懒腰,迈着小步朝自己的主人走过去。主人的脚边是自己专用的绿色盆子。

  “嘿,贝壳,这个猫粮味道怎么样?没买到你喜欢的那种,下次我上网看看。”陆枭蹲在贝壳身边,一边吃一边用手抚着。

  陆枭嘴角弯了个弧度,笑得得意又狡猾,复又走过去开门,步履悠闲轻松。经过正埋头苦吃的贝壳,它从饭碗里抬起小脑袋,对着陆枭的拖鞋“喵呜”了一声,睁大了猫眼冷冷地盯着玄关处。然后,在它的视线里出现了一双很熟悉但是很不喜欢的黑色皮鞋……

  陆枭靠在门口,收敛了方才的得意,很是得心应手地朝门外的那个人微笑,“赶快进来,饿了吧,饭做好了,有你喜欢的松鼠桂鱼。”

  门外的那人反而不自然起来,还真是笃定了自己回来,然后,又在内心深处唾弃自己,还不是因为你没出息!

  一副居家好男人形象的陆枭,将某人专属的拖鞋自然而然地递到他脚下,一边弯腰一边说道,“要不要先换套衣服,刚刚买的,就是给你准备的。”

  陆枭淡定一瞥,“我也没留你下来睡觉啊,我只是想你穿了一整天的警装不舒服啊,纪警官。”

  被堵得没话说的某人只好恶狠狠地瞄了陆枭一眼,奈何他过于清澈的眼睛做起这个动作来实在是没有什么威慑力,尤其是在陆枭面前。

  贝壳已经可以对纪泽做到无视了,更加对自己主人的殷勤见怪不怪,于是,只抬头盯了他们一会儿,复又低头下去吃自己的饭。在猫猫的世界里没有爱情这个东西,眼前的猫粮才是大过天。

  两个人像从前做了许多次那样,安安静静面对面地吃饭,陆枭依然是习惯于在吃饭前先给纪泽盛一碗养胃的汤,也就像他从前做了无数次那样。饭桌头顶上有一盏漂亮的灯,正柔和地散发出橘色的灯光,刚好打在桌子上,一切都显得暖融融的。

  将还碗递给已经将警装换下的某人,六合专家高手坛。陆枭开玩笑道,“嗯,还是不穿警装的你看起来比较顺眼,我可真是怕了条子了。”说是害怕,可语气全是调侃。纪泽又何尝不知道陆枭这家伙又打算拿自己当饭前的开胃小菜。

  于是淡定地喝着自己的汤,打算不理会看起来温和无害实质跟头狼一样危险的陆枭,“我怎么看你一点都不像害怕的样子。”

  陆枭双手抱在胸前,笑道,“谁说的,守法的公民么,自然不怕,可我做过亏心事啊,警官。”

  “你知道就好”,想到这点纪泽就来气。不知道是陆枭运气太好,还是警方太无能,或者只能说,明面上的法律法规有时候却敌不过桌面下的潜规则。只不过为了洗脱罪名,陆枭这次着实也付出了不少代价,交了一大笔罚款不说,并且,陆氏集团的某些非法营销也只能停止。

  想起俩人刚见面的时候,陆枭倒是很好地安慰自己说道,“这不是很好么,陆氏也可以逐渐摆脱老一辈的影响,慢慢走上正轨,阿泽,你也不用因为这个跟我作对,我也不用因为这个陷入两难的境地。”

  “你知道陆氏并不是只有姓陆的人做主,那些自诩开国元老的老头子也很罗嗦的,一言不合,大家又要闹内讧,而其实,最大的内讧源头就是陆氏集团这个大蛋糕,每个人都想将这块蛋糕越做越大,然后都要切一块最大的走。那么,干脆就毁了这块蛋糕好了。”陆枭平淡地叙述道。

  “我以为我没得选择,其实,遇到你我才知道,我还可以有不一样的路。”陆枭用他那双极富异国风情的眸子紧紧盯着纪泽说道。

  纪泽想起这些话,只道俩人的身份地位完全不同,可是境遇完全一样,因为一个人的出现,可以改变他原来注定要走的路,改变原有的计划,不是谁都可以轻轻松松。

  陆枭笑得促狭,“不过,大概,我做过的最大一件亏心事,就是,拐了个警员当媳妇儿。”纪泽嘴里含着一口汤差点没喷出来,因为每次陆枭说“媳妇儿”这个词的呃时候,表情总是很微妙,语气总是很……调戏人的感觉。

  “但是,我不后悔,从来没有后悔过。”陆某人突然一改油嘴滑舌,正正经经地又加了一句话。

  “虽然我很想回答me too,但是两个大男人你不嫌肉麻么,我还没吃饭呢。”纪泽撇撇嘴说了这么一句话。陆某人蹬鼻子上脸,“既然你无法用言语表达对我的爱意,那么,阿泽,你就用行动来表达吧,我不介意的。”

  “今晚留下来吧,我任你蹂躏”,陆枭说道,脸上还带着一副“来吧,来吧,我等很久了”的表情。

  饭吃了一半,纪泽突然开口问道,“你真不打算回陆氏了?”陆枭扬眉一笑,“可不是么,当初不是说好了私奔么,我陆枭一言九鼎,说私奔就私奔到底,不像某些人临阵脱逃。”

  “咳咳”,纪泽尴尬地清了下嗓子,小声抗议道,“我那也不是……那还不是因为你……” “做了我的人,我就会负责到底的”,某人意味深长地看着他说道,“你看,你要去哪里我就跟到哪里,你回这里,我就在这里买房子安置,总之,阿泽,你也要负责到底啊。”

  纪泽当初见到陆枭突然出现,本以为他只是想过来看看自己而已,可是没想到行动绝对快过心意的陆某人立马在这边联系好了一处房子,随即更是张罗着自己的新事业——开一间画廊。

  记得那天趁着还没开业,纪泽跟着陆枭去他的画廊参观,整个画廊的装修布置一看就知道是陆枭的品味,简洁低调,却有一种不经意间可以侵入人心的舒适之感,就像那天,他第一次踏进名叫“迦南”的花店。陆枭跟他一起慢慢地走在画廊里,偶尔驻足在一幅画前,兴致来的时候,纪泽会问一些问题,而陆枭就会尽量专业又浅显地回答他。

  陆枭当时用“你怎么这么天真”的眼神瞟了某人一眼,“一个没有任何名字的画家,或者说艺术家,妄图靠艺术吃饭呢,有可能吃得饱,但肯定吃不好啊,阿泽。我还是有另外的一些产业的,否则,阿泽,我真怕养不好你啊。”

  陆枭只是笑笑,又转头看着墙上的一幅画,“虽然我没有开一个很盛大的展览,但是起码也有了一份跟画画有关的事业,我妈妈的心愿以及我小时候的梦想,算不算是实现了一部分?”

  “我在看守所的时候,67776777白姐心水论坛,每天无所事事就在想,人到底要选择怎样的生活?从前,我陆枭一直以为没有兄弟姐妹,我必须按照父亲的意愿成长,接班,成为陆氏的下个领头人。可是没想到有一天,我的这个道路因为一个人的出现而有了岔口,而且你们不能并存。我选择以前的路,就必须抛弃你,选择了你,要放弃从前的努力。”陆枭没有看着纪泽,深如潭水般的眸子只是盯着画缓缓地倾诉着。

  “可是我发现,没有了陆氏集团我还是可以做别的事情,可以活下去,可以再找个伴生活。但是,倘若没有跟你在一起,阿泽,我怕这里会永远缺一个口。”陆枭指着自己的胸口说道。

  想到那天陆枭指着自己的心口说“我怕这里会永远缺一个口”时云淡风轻的表情,纪泽却是怎样也轻松不起来,陆枭的这份心意实在是太沉,他不知道自己要怎样才能报答,或者说,他生怕自己做得不够好而辜负。毕竟,目前来看,他家里的阻力还没解决,但是,那又如何,连身份的鸿沟都可以逾越,他又怎么可以没有勇气去和陆枭在一起。

  于是某人淡定地扒了口饭,坦然地回道,“放心,放心,我不是那种不负责任的人。”陆枭“吭哧”一笑,伸手摸了摸他的耳朵,“是么,纪警官,说话要算数啊,小人可是等着您呐。”

  “我可不怕”,陆枭只是淡然一笑,眉梢飞扬着肆意笃定,用极其轻描淡写地语气叹道:“阿泽,我说过,你终究是个很有福气的人。”

  没有什么“永远”“天长地久”“海枯石烂”的字眼,那些都是虚幻飘渺遥不可及的,陆枭能够把握的只有当下,只有这辈子,所以,他希望能够和纪泽在一起,一直。

  “会的,会的,你不是老说我有福气么,不过,”纪泽推了推饭碗皱眉懊恼道,“明天我妈下正是通牒了,一定要我出去相亲,她会跟那个姑娘在约好的地方等我,并且,要是我不去,她绝对会一直等下去。”

  陆枭叹了口气,“哎,丑女婿还是要见丈母娘,明天我陪你一起去。”他们总是要有开诚布公的一天,一直这么偷偷摸摸地根本不是个办法。

  纪泽自然是知道这一点,如果他再藏头缩尾地走一步算一步,那么,最对不起的人,是眼前的陆枭。

  “我妈要是气得打你,你是不能还手的,多吃点饭,提高抗挨打能力。”纪泽郑重其事地说道。

  作者有话要说:介个,介于大家说结局很坑爹,好吧,我补了最后一章哈~~~谢谢大家对生天的支持,黄小瓜鞠躬ing~~~

  知道合伙人文学行家采纳数:10556获赞数:55533我爱电子书~向TA提问展开全部书友,邮箱在哪里?

彩霸王平特一肖| 香港大赢家| 二码中特网站| 开奖结果| 状元红心水论坛| 香港王中王| 235777水果奶奶论坛| 马经黄大仙| 创富图库| 最快开奖现场| 创富网| 玄机图| 香港最快开奖结果| 太阳网| 香港挂牌|